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在圆圈不停地舞蹈中,圆心永恒地静止着”
 
近期心愿我或许不同意你的话,但我尊重你的言语权利,所以我不轻易删除留言,但,如果您进行人身攻击,或者在这里有来有去的让我眼看着你们拉皮条,我就只能对您说声“对不起”了。您可以去您的地盘激情撒欢,这里就免了,乖。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开了一个订阅号

2016-2-4 15:11:56 阅读2299 评论1 42016/02 Feb4

不知道还有会有多少人来这里逛逛了,歇得太久了,想想自己也是懒。开了一个小小的订阅号,因为喜欢这个 名字依旧叫做“我们去寻一盏灯”。如果曾经流连这里的你还愿意读读我叨叨的文字,可以关注微信号:melodyofcafe.
开了一个订阅号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作者  | 2016-2-4 15:11:56 | 阅读(2299) |评论(1) | 阅读全文>>

Hi,你还好吗?  

2015-12-24 17:45:15 阅读3808 评论3 242015/12 Dec24

       平安夜,回头看看,几乎一年没有写字,微信多起来,订阅号多起来,博客终于有一天成了像报纸杂志一样古旧的存在。这一年过得很忙,时间却走得很慢,时光成长像一方石磨,我推着它,一步,一步,走到了平安夜。帝都雾霾方散又聚,三环路没有想象中的车水马龙,这时的我才明白,那时叽叽喳喳的话唠,其实多少因为其实心里装的少,而今似乎越来越没有可说,看在眼里,时光荏苒,而我已不再如昨。
        忽然想跟过去的那个自己说一声你好,小丫头,你知道那些写下的字,拍过的照片,路过的风景和画过的图案,都是一种幸福吗?又忽然想跟现在的自己微笑,或许再走过去,回头再看,我还是会对现在的自己说一样的言语吧。
       冬至已过,新年将至,或许当某一天,我又开始想起写字的时候,再敲出的字符跟今天又会有了很大的不同吧。成长是件如此缓慢而迅疾的事情,我想问,Hi,你还好吗?

作者  | 2015-12-24 17:45:15 | 阅读(3808) |评论(3) | 阅读全文>>

冬 拉萨  

2014-12-30 11:11:38 阅读7207 评论13 302014/12 Dec30

冬 拉萨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这是我第二次去拉萨,第一次,是一个夏天。

   一切都没有计划,忽然有一天想,去拉萨晒晒太阳吧,上网一看,机票酒店都便宜,于是就定了。说给朋友听,朋友笑我们,那肯定便宜啊,这大冷天的,谁去拉萨啊。

   是啊,冬天的拉萨。

   说起西藏,我更喜欢阿里,人少,地大,野驴看你比你看他们还淡定。拉萨更是一座城市,一座有着藏式酥油茶和布达拉宫的城市。上一次去的时候,更多是参观,这一次,我想更多是停驻。在大昭寺的金顶下晒晒太阳,在布达拉宫的后山上望望红色的屋脊,找几个藏漂的咖啡馆,要一壶酥油茶,消磨整个下午的时光,去羊肠小道一样的窄巷子里找那些并不出名的小寺庙,冬的拉萨,我终于可以和所有熙熙攘攘的旅行团说一声再见。

    喜欢酥油茶,喜欢生牛肉酱,喜欢蕨麻拌酸奶,从定下机票的那一刻起,几年前的记忆像碎片,窸窸窣窣地开始在各个角落被收集起来,有些还记得,有些已经忘了。但酥油茶的味道,几乎是每个冬天都会被心心念念多少次,怎么也忘不掉的。冬的拉萨,这回终于可以安静地捧着一杯酥油茶晒晒太阳了吧。

    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从喧嚣到安静,这一次,我大概终于可以找个软软的坐墩,把自己安放好,晒着太阳,做一个又一个冒着傻气的白日梦了……

作者  | 2014-12-30 11:11:38 | 阅读(7207)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有一天,你说去远方

2014-11-20 16:43:00 阅读6750 评论6 202014/11 Nov20

       我至今想不起这本书到底是谁送给我的,最为可疑的来处,是我买过东西的一个淘宝店主,而为什么要把这本书寄给我,我想,从收到的那一刻到现在,自己都没有琢磨明白。
    有一天,你说去远方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收到的时候,随手翻了翻,就扔在了一边,流浪歌手的故事说来说去,听得已有些倦了。
    再拿起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忙得天昏地暗得傍晚,我从一堆黑白方正的文字里抬起头,窗外是熟悉的大堵车,长长的尾灯,长长的顶灯,安静而喧闹的两条河流。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屏幕上不停闪烁的邮件提醒,随手抽出了它。
     说实话,这是一本很琐碎的故事书,开一间酒吧,听不同人的故事,再把不同人的故事讲给不同的人听。看他卖唱,打架,拜把子,喝多,带着50块钱,在一个夜里,稀里糊涂地跟着个不知道名字的陌生姑娘从拉萨去了珠峰,愣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混不吝,却又在混不吝里,摩挲着一颗烟火的温暖。
    而很多时候的我们,在这座城市里,活得太过积极和努力。
    我去丽江的时候,那里堆满了纸醉金迷的酒吧街,我去拉萨的时候,大昭寺的广场已经得安检才能进入,我去香格里拉的时候,当地的藏族导游已经会卷着舌头和小丫头套近乎。我去珠峰的那天,在大本营的玛尼堆前站了很久,却没能看到主峰的真容。
      还好,我在四方街上嘻嘻哈哈地跳过锅庄,扎着手,梆梆地敲一只手鼓,跟CD店的老板讨要纳西语的叙事长歌,听太多的人搭讪和错过,却从未遇见过大冰的丽江。那个时候,还没有一种时髦叫做“穷游”,但在这个词变得时髦以后,却再也没有真正的自由而无用的游荡。
        大昭寺变得太肃整,玛吉阿米里都是闪光灯,八廓街已经重建,只有羊卓雍错的湖水,还是那么浓稠的孔雀蓝,像枚大果冻,风过时,颤颤巍巍地抖出几缕波纹。我向许多人推荐阿里,却被很多人用不能洗澡给拒绝。户外族太在意征服,背包客变得越来越谨慎,带一把吉他上路,走到哪里算哪里,实在是太浪漫和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个时代,没有目标,意味着将把自己弄成众矢之的。
        于是,冬天,我想再去一次拉萨,在大昭寺的墙根下,蹲成一只揣爪喵,晒晒太阳,喝喝酥油茶,空白一下整个大脑。
       在这座大城里,活得实在太努力,太积极,朝九晚五,加班开会,白纸黑字,谈判应急,似乎永远有做不完的功课,打不完的怪兽,诵不尽的修行。生活像一个陀螺,不停旋转,却无法停歇,即使跳出了心绪,却依旧耗尽了精力。一个自由而无用的自己,没有目标,没有期待,像一个奢望,在每一页这样的书页上被轻轻掀起,又轻轻错过……
       生活,在人群中像被定义了一般,到处都是悉悉索索、高高低低地讨论,工作,婚礼,孩子,老人,年终奖,靠谱和财务自由成为一种普遍而美好的向往。而开一间酒吧,赔一间酒吧。开一家烧烤,挑客人营业,挑到自己倒闭。一路辛苦,却把卖唱赚来的钱都灌了一张唱片,然后再卖唱推销。这种疯狂的事儿,大概已经像个传说。因为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能允许自己没有价值,没有用处,没有未来。
       又一次,我从厚厚的文件堆里探出头,翻开这本满篇流浪的故事书,像一只土拨鼠,闻见了远处湿漉漉森林的气息。真好,在这片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城市沙漠里,还有一个,可以打个盹的海市蜃楼……
        

作者  | 2014-11-20 16:43:00 | 阅读(6750) |评论(6) | 阅读全文>>

不爱说话 且去读书

2014-11-19 11:16:07 阅读5279 评论5 192014/11 Nov19

题记:时间久了,语言像一颗颗粗粝的沙子,被喧闹的海水卷走或抛弃,只有沉默,像一方蓝天,远远静静地注视着海的喧嚣。

       算来有好几个月没有写字了,有时候周边的朋友会问,咦,话唠什么时候安静了?是啊,是什么让一个曾经每天嘀咕个没完的丫头,忽然失去了敲打键盘的冲动。细细说来,或许有很多吧。
      曾经很喜欢观点,觉得一个没有观点的人如同一尊面目模糊的泥象。曾经很喜欢表达,不愿自己的声音被淹没在一片嘈杂中。曾经喜欢把每个小机灵小心思都拿出来分享,欢喜得像小嫩芽抖落了水滴。而今,却把所有这样的心思,都静静收拢,觉得不如多读几页书,多画几笔画,多泡一壶茶。
      或许是我身在的城市,太过喧嚣,甚至我点开朋友圈,打开订阅号,都能看到一个个标题争前恐后地表达自己,仿佛成千上万个“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大声叫嚷,每个人都在观点,都在态度,都在展示新发现,急于从一个含糊中庸的极端迈进个性张扬的自我,然而,我真的被吵到了,在一个装满了上千只鸭子的房间里不知所措……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
        坐下,收拢心神,像不停旋转的圆圈中那个静止的圆点,只是读书,只是画画,不再表达。时间,会打磨所有的声音,时间,会让喧嚣静默。时间,会让我们明白多少声音,只是虚有其表的肥皂泡。很多时候,安静地思索,充分地观察,细致地发现,静静等待被反驳,补充,甚至否定,都是一个美好的过程。许多高悬而急切的观点,常常都只是既往经验的代名词。
        我像一个瓶子,曾经自以为装够了水,所以总是忙不迭地四处晃悠,喜欢让人们欣赏水波荡漾的美好,而其实,自己还有很多书要读,很多心思要沉淀,很多观点要更全面地去观察。看够了比自己还浅的瓶子在这个世界自以为是,忽然明白,真正的深厚,如黄钟大吕,在沉淀和积累之后并不轻易发声。回头看看,说这个社会浮躁,说人们浮躁的时候,自己其实也并不安宁,浮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于是,我想静下心来,给自己充电,偶有所得,欣然忘语。
       在这个秋叶飘零,红炉乍暖的季节,正好倚着飘窗,沏一壶热茶,赤足摩挲着伊努暖烘烘的肚子,安安稳稳地读上几本书……
       

作者  | 2014-11-19 11:16:07 | 阅读(527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2014-7-21 20:01:00 阅读9510 评论22 212014/07 July21

题记:清晨或黄昏,当我盘膝坐在层叠的印度神庙前,整座城的热闹与岑寂,如流水般从我身边滑过,喧闹的炊烟掺杂着咖喱与花朵的香,在每一条狭窄的街巷上聚散离合……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这座城的颜色,有个沉淀的名字,Newari,古旧而精致的砖红,一层一层铺垫,如同神庙上重重迭起的金色飞檐,有一刹那,我甚至以为这是一座穿越而来的封印之地。

秩序在这里是个奇怪的名词,几乎所有现代社会的规则都会成为慵懒随意的摆设。大大小小的街道,不停交叉的路口,混杂而行的车辆,却几乎没有红绿灯……神牛悠闲自在地在高速公路正中反刍睡觉,野狗围着拥挤的公交车讨要一顿晚餐。姑娘们亮晶晶红艳艳的纱丽拖过满是尘土泥泞的路面,垃圾袋四处飞扬,和乌鸦、喜鹊一同遨游天际,几乎每个在现代社会呆惯了的到访者,初次面对这一切时,都禁不住要各种目瞪口呆,然而这里的每个人却安之若素,目光所及之处,一张张黝黑锃亮的脸上全是平和喜悦的笑容,仿佛这一切没有任何不妥。

在加德满都,你不能相信饮用水,空气,交流电,甚至热水到来的时间,但你却可以相信这里的人,会打抱不平的机场大爷,早起准备糯米饼的旅店大叔,憨厚地要求免费帮忙背一段行李的徒步挑夫,还有那些永远不会恼你在摊上挑拣半天却什么也没买的练摊大妈,德巴广场上的老阿姨甚至会拉住你碎碎念念地比划了半天,只是为了夸奖你披着的一块方巾。可这里的孩子却被旅行者带坏了,学会了围着你讨要零食,钱币和礼物,永远在你举起相机的那一刻刚好笑脸满满地塞进镜头,然后熟门熟路地向你摊开手掌。于是,在加德满都的街头,我常常因为一只随身带着的泰迪熊而被围得哭笑不得,举步维艰。

然而,当你站在倒影着夕阳的Newari神庙飞檐下,所有的不便都变得如此微不足道。那些橙红色的柔光从DURBA广场层叠的砖木神庙上一寸一寸掠过,野草从砖瓦的缝隙中肆意地冲进半空,屋脊上鎏金浮雕的神像已经有些褪色,斑驳着露出一小块黑黝黝的枯木,却依旧婀娜庄严地俯瞰着匆匆经过的人们。再远些的地方,汉白玉的台阶堆砌起又一座神殿,风霜在神龛的守护者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然而,形如枯槁的苦行者却依旧泪流满面地朝拜。更远些的地方,恋爱的情侣在神殿宽大层叠的台阶上依偎着亲吻,年老的妇人拎着鲜黄的干花和雪白的大米在神龛前呢喃祈祷,众神俯瞰的广场上,鸽子成群结队地踱着步,被嬉闹的孩童冲散起飞,又成片地落在神殿的屋顶或神像的肩头,我转动着手里绵腻柔滑的酸奶,躲在高大矗立的神庙下,肆无忌惮地咂出一片声响。

在这里,生活与信仰在同一个屋檐下,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寻常。清晨的菜市场就在神龛边的石板路上开张,水灵的黄瓜,明黄的花朵,红艳的尖椒,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香料,空气中满是焚香和炊烟的味道。野狗刚刚睡醒,打着呵欠不情愿地把鼻子埋回脚爪,乌鸦却忙个不停,满场飞旋,还不时在高耸的神柱顶端来个翘首挺立。我穿过拥挤的人群,想去和活女神Kumari的神殿说声早安。此刻,大黑天的神像前早已排起了长队,各色的纱丽,不停念诵的双唇,如血的花泥被一次次涂抹在黑色的神龛上,鲜红的汁水顺着墨黑的石头蠕动着流下来,滴了满地。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尽,淡淡的金色日光正轻缓地挪着步子,我在抑扬顿挫的叫卖声中,忽然有些恍惚……

眼前似乎出现了大佛塔前密密绵绵的酥油灯,我和G在毡棚下躲雨,一只满身湿漉漉的大狗匆忙蹿进来,却在看见我的那一刻,毫不迟疑地把大脑袋凑过来讨抚摸。身旁,穿着藏式衣衫的老妈妈一枚枚数着念珠,低声哼唱着祈诵的经文,看门的大叔小心翼翼地摩挲出袋饼干,数着块儿喂给躲雨的大狗。毡棚外,大佛塔纯金的塔顶在雷暴的风雨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那一刻,我的整个世界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中却安然、静谧异常,我甚至能听见诵经的歌咏里每个细密的音符,时间从未如此安详平和,空气在如注的大雨中静静穿梭,流动……

这就是加德满都,你永远不可能找到一个能简单概括它的词汇,却永远会为它深深着迷。就像每个夕阳睡去后的夜晚,在众神的守护下,整座城市的灯火星星点点地亮起,人们祈祷或洗漱,劳作或休憩,各式的神像在轻雾漫起的夜幕下安宁地彼此遥望,静立……

神庙前的朝拜者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层叠的守护神佣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印度众神的面具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神庙前的闺蜜局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神柱的顶端神像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神兽守护的街道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黑色的陶罐是当地一处广场的特产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转角遇到一只面壁的羊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只住楼房的大公鸡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还有随处可见的面具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清晨光影里的神殿屋顶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早市上贩卖鸡仔的摊贩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广场上层叠的神殿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大佛塔金色的光芒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猴庙里若有所思的小猴子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端然而坐的佛像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丝缕落英的佛塔守护者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加德满都这座城
加德满都:众神的Newari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作者  | 2014-7-21 20:01:00 | 阅读(9510) |评论(2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