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游荡在撒哈拉   

2013-03-13 20:13:30|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撒哈拉的流浪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题记: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沙,温柔的橘粉色,柔腻如少女的肌肤。绿洲里,仙人掌带着刺,向天空肆意疯长,盐湖干涸了,灰褐的湖底留下水波荡漾的痕迹,我带着风驰过,想起三毛,还有这片沙漠的名字,撒哈拉。

       我不喜欢沙漠,因为那里是死的,再加上帝都隔三差五就下个土,灰灰黄黄天天看,早就腻烦了。如果不是因为三毛,我可能这辈子都会对沙漠敬而远之,但,它是撒哈拉啊,于是,妞咬着牙决定去瞄一眼。后来的事实证明,把突尼斯的第一站安排在撒哈拉,绝对是个先苦后甜的奋斗方案,让妞后来看啥都觉得花花世界好精彩。

       当带着螺旋桨的小飞机降落在托泽尔, 还没感受到沙,妞先看见了几株三层楼高的椰枣树,又高又壮,个个都像顶天倒立的大笤帚,散开的叶冠下挂满了累累的椰枣,妞有点儿恍惚,不知道这里是沙漠,还是这里是海滨。

        当然一到旅店,妞就清醒了,这里确实是沙漠。于是,在撒哈拉的这些天,妞的饭桌天天都重着样,早餐法棍,中餐法棍,晚餐还是法棍!唯一的差别是法棍切片的厚度,早餐薄点儿好抹黄油,晚餐厚点儿好蘸汤,可依旧个顶个地硬邦邦,简直可以当暗器,吃得妞天天都在怀念巴黎机场的那几枚色泽柔嫩的马卡龙。

       在当地的集市,法棍也是最常见的买卖,一大筐,一大筐,随意地放在驴拉车上,摊主悠闲地吸着烟,手里捏着小杯的本地茶,眯缝着眼睛估摸太阳的高度,好像并不着急为这些硬邦邦的家伙们找个归宿。他们身后,老城的街区里,几只尖嘴猴腮的喵,正懒洋洋地踱着猫步,阳光是撒哈拉最丰沛的资源,不过,当地人倒是一点儿也不想浪费。即使是工作日,街边的咖啡馆里都是一窝一窝的汉子,几把塑料椅,一张塑料桌,大排档的简易装备丝毫影响不了他们晒太阳的心情。手边一杯茶或咖啡,他们就能这么坐上一整天,大多是几个一群,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嘬一口茶,然后就抬眼在街上扫。妞走过去,只要眼神一触,他们就立即笑咪咪地用秋波送过来一个大大的嗨,把妞弄的倒像小兔子一样,揣着一颗小心脏,咚咚咚跑了个没影儿。

        因为穆斯林国家禁酒,咖啡算是这里最刺激的饮料,但妞用自己的肉身证明,在撒哈拉,更刺激的是女人,尤其是异国妇女,走到哪儿都是活生生的焦点。可惜,在撒哈拉,当地女人却是影子一样的存在。她们匆匆从街上走过,蒙着面纱,低眉敛目,手上拎着沉甸甸的篮子,装满各种食物。在自家的餐馆里,她们才会露出脸来。在突尼斯,年轻姑娘都是好看的,高鼻深目,眼波流转,身材窈窕,喜欢穿掐腰的皮衣,曳地的长裙,偶一微笑,妩媚多姿,好多次,妞都替她们可惜这样的美好全被一方头巾扎了个严严实实。

         要说,妞也是爱咖啡爱茶爱生活的吃货,但在撒哈拉,这三样都变成了妞不咋喜欢的重口味,咖啡是从来没见过的黑褐色,一入口,一股子火烧火燎的焦灼气,茶是奇怪的牙膏水味,可怜DOUZ当地的著名饭馆老板还热情地告诉我这个抗感冒。妞只好端着杯子一饮而尽,心中冉冉升起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说到在沙漠的生活,让妞想不到的是,这里的地热资源非常丰富,到处都是温泉,热滚滚的水从地下抽上来,要经过冷凝处理才能送到各处澡堂子享用,虽然充满了浓重的硫磺味,但真是非常滑腻,当地人泡出来一个个都粉嘟嘟的可爱。

      在撒哈拉,绿洲的标志是椰枣林。在托泽尔,最大的椰枣林更是绵延了十几公里,高大的椰枣树下,矮小的石榴树,高高低低的香蕉树,搭配得还挺有点儿热带风情。椰枣林里,一家休憩的小院,本地婚礼正在热闹开场,姑娘们的歌声,笑声,嬉闹声沸腾成了咕嘟冒泡的粥,怎么都能传出二里地。我想,在那里,她们大概才是最放肆的自己。妞坐在楼下,一面听着楼上的喧闹,一面闻着小屋里甜蜜的水烟气,嘬着手边的本地茶,忽然生出种晕晕乎乎的幸福。

       而真正接触撒哈拉是在进入了Ksar Ghilane后,这里有突尼斯最南端的古罗马人要塞,路上要经过突尼斯境内最大的盐湖CHOTT EL JERID,巨大的湖在旱季袒露出干涸的底, 贫瘠如利比亚难民干瘪的胸膛。凹陷的沙地上,钾盐厂依旧忙碌。铲车和传输带上是白花花的结晶盐,它们被从湖底挖出来,装运到卡车上,再贩卖到各处。在天晴的日子里,一望无际的湖底就是无边无际的沙土,太阳热辣辣地烤着,远处于是出现了海市蜃楼:峡湾,岛屿,水波氤氲,恍惚如真。当地人瞄一眼,很淡定地来一句“Mirage”,便继续握紧了方向盘。在这样的旱季,只有在几个零星的游客景点,还可以隐约看到澄碧的湖水,小小的一洼,缩在花白的边缘里,除了用来拍照新鲜,实在无法想象出他们泛滥开来的模样。

       进入Ksar Ghilane的路,随处可见利比亚难民的定居点,矮小歪斜的土房,屋外停着破烂的皮卡,栅栏圈里养着山羊,沿途支起用大桶饮料瓶搭的简易加油器。面目模糊的人影,在屋檐下蜷着,等着上门的加油生意。据说,因为利比亚的汽油便宜,很多难民越过边境线后靠贩卖油品为生,就近定居在了这里。在突尼斯,与利比亚相关的一切都意味着廉价和低劣,连圈里的羊,在妞看来,似乎都有点儿营养不良,需要接济。

      在Ksar Ghilane绿洲里,丛生的椰枣树下,到处都是给旅行者居住的帐篷,黑灰条纹的毡布做顶,就手找节木头支起来,再固定在四围土墙上,这就算是个暂居的小窝,被褥铺在土砌的矮墩上,掀帘要是不小心,还会撞上顶梁柱。唯一让妞比较安慰的是,这里的洗手间还算得上有模有样。可妞一拧水龙头,哇,好一股臭烘烘的硫磺味,妞一咬牙,得,温泉加磨砂,妞还真得亲身笑纳这份撒哈拉的有机护肤馈赠。直到后来妞才知道,原来,这样“高档”的洗手间,是本地人专门修给旅行者用的。至于他们自己,绿洲里的一汪泉眼,就手抹把脸,捧水漱个口,就算打扫干净了。 当然,干净也只是片刻的,这里的沙子无孔不入,两分钟后,磨砂颗粒又会重新钻得到处都是,让人顿时生出种洗了也白洗,还不如不洗的颓丧。

      但,撒哈拉,真美!

      沙,是温柔的橘色,连绵的丘,风窸窸窣窣地将粉末般的颗粒卷起来,却并不扬高,也不密集,只是贴着沙丘,滑过去,又落下来。于是,那连绵的丘上,被荡出了水波般的痕迹,阳光掠过,留下忽明忽暗的阴影。无尽而绵绵的沙,仿佛一整块没能熨展的丝绸,任凭风怎么努力,却终究因为缺了水,只是腾挪了腾挪,褶皱还妥妥帖帖地伏在沙丘上。在撒哈拉,骆驼和毛驴是当地人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可骑骆驼,真是个体力活儿,看起来优哉游哉,真上去了才知道,这忽高忽低的,在沙丘里上上下下,还没一个来回,妞的两条腿,就疼成了O型唐老鸭。当地人倒是毫不在乎,趿着拖鞋,一件帽衫运动裤,在沙丘里来回往返如走寻常平路,全然不像我,把自己几乎裹成了一只扎扎实实的嘉兴肉粽。
     
      清晨和黄昏是沙漠最美的时候,朝霞和夕阳将沙丘的橘粉色变成了柔腻的橙红色,所有的语言,甚至相机的快门,都无法记述那种美,壮阔而恬静,柔美而荒芜,无法共存的词汇,如此融洽地嵌入彼此,好像他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撒哈拉,枯寂的尽头如此安宁纯净,我只能听见风的声音,只能看见沙的颜色,生命在这里悄无声息,可仿佛一切都本该如此,孤独和恐惧也一并掩住了声响,这里,只留下安静。一切都被温柔地覆盖了,古罗马的砖瓦,倒下的椰枣树,柔腻的沙漫上来,时间,凝固……
 
       我忽然觉得一切都如此安然,或许,流浪的尽头,生命的终点,都只是这样一波接着一波的橘色沙丘……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夕阳或者朝霞,将沙漠渲染成一片橙红,远远的椰枣林里就是旅行者打尖的绿洲。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骆驼倒是对此毫不介意,这些又高又大的傻家伙,走到哪儿就吃到哪儿拉到哪儿,相当惬意……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当然,妞更喜欢的是这里的小毛驴,看起来一个个都膘肥体壮,相当可爱,还讲卫生滴戴上了白口罩~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古罗马在突尼斯最南端的要塞,如今只剩下这些断壁残垣,成了当地人发呆晒太阳的好去处~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说实话,一般动物到了撒哈拉都挺干净的,妞想了想,大概是天天洗沙浴的缘故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托泽尔的老城里,这样的墙面随处可见,撒哈拉的沙烧成了砖,凹凸的花纹,或许来自沙丘褶皱的灵感。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Ksar Ghilane绿洲里的温泉,当地人早上洗漱的天然水池,洗漱完了,围着喝点儿咖灰,一天就这样开始了,坐着坐着,然后,一天又这样结束了,然后,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每天都这样懒洋洋的,晒晒太阳,打打瞌睡,吃吃烤馕,日子多美好,都到碗里来~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巨大的椰枣树是绿洲的象征,也是绿洲的守护者,有它们的地方地下水总是很丰富。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Chebika的绿洲深处还有这样的小池塘,妞试了试,水是温的呢~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这样的瀑布在沙漠里,算得上是个稀罕物件儿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在Tamerza,为了防晒,当地人经常把自己裹成这样,他身边的池塘里,据说经常有水蛇出没,就是……妞没看见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Nefta 近郊有星球大战的拍摄地,现在这里成了旅游景点,要说乔治* 卢卡斯真是好导演,又建房又修路,拍完就双手奉献给当地旅游开发了, 这样的扶贫导演哪儿找去啊~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现在,这里的居民还有可爱的喵星人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以及这只倒霉的Desert Wolf,可软可软了,跟没骨头一样,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对硕大的耳朵,哎呀,后来,蜷在妞的怀里轻轻呼吸的时候,妞简直母爱泛滥地想把它私运回国!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残存的盐湖还在努力地凹着造型,不拍一张实在是对不起人家的辛苦付出。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仔细看看,盐粒还真不小,不知道能不能直接用来腌个咸菜什么的?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后,还是用Nefta附近的这张骆驼颈沙丘做结吧,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对香港游客,一通海聊之后,各自散去,结果几天后,我们居然又在Ksar Ghilane的沙丘边相遇,旅行中的缘分,实在是件有趣的事情~

游荡在撒哈拉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评论这张
 
阅读(7108)|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