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过年和回家  

2013-02-20 11:46:46|  分类: 唧唧歪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和G在一起,过年我几乎没有回过家,长长的假期像一个难得的空缺,勾引着我用各式各样的旅行来填满。家乡,对于我已经退缩成舌尖上的味道,记忆里的街道,已经遍寻不着的那些过往故事。其实,我一直弄不清哪儿才算我的家乡,一张小小的户口卡上,从祖籍到出生地到居住地,大大小小三四个城,还记得第一次入职的公司人力总监,拿着我的户口卡,问我是不是个游牧民族的后裔,我笑,但心里真分不清自己该算哪里人。
        我自小在一座校园里长大,平日里说一板一眼的普通话,没有乡音,母亲的乡音似是而非地算作我模糊不清的方言,像所有大院里的孩子,一直到读大学,才隐约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儿,如果说家乡,大概唯一算得上的是那座象牙塔。年前,母亲打电话说,那里要大变样了,其实,隔年回家,那里已经变样了,年幼时的住过的老屋,少年时玩耍的花园,好奇探索的实验楼,读过书的小学中学,如今,母亲说,都要拆了。每回去一次,就陌生一次,除了名字,那座象牙塔里,我所熟悉的痕迹都已经渐渐消失,或许只有改变才是唯一不会变的东西。
      读大学那年,家里换了房子,从那时候起,我所有的家当都存在了自己的宿舍和一只小小的旅行箱里,来来走走,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一只风筝,家乡只是一根线,牵着我,飞得高了,连我自己都看不清楚。回家,成了每个寒暑假既渴望又逃避的事情,儿女大了,和父母难免是,三天新鲜,四天亲昵,过了半个月就化作相看两厌,加上那时候总觉得自己门户初立,无事也要证明证明自己的主权和领土疆域,基本上到了假期结束,大家都已经高度统一思想:赶紧散伙一阵,好喘口气来。
      再后来,我工作了,回家的时间本来就少,路途奔波又越来越懒,家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儿时的老屋,读书的教室,甚至和父母的争执,但真的拿起电话为那些家里的琐碎郁闷操心的时候,又在心底如此抵触陷入那个泥淖,我像一只飞出来的鸟,会想念那个旧巢,但也知道旧巢是因为这种思念而美好。
      过年,贵国民众集体大迁徙的日子,我猜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堪比非洲动物大迁徙的盛事,一时间,帝都空了一大半,二环路又可以赛车了。微博上吵吵嚷嚷着买不到票的烦恼,准备年货,想念家乡的味道,电视里播着常回家看看的公益广告,好像所有人都期待着去赶一场大集,那里红彤彤地喜庆,热闹,美好,所有温情的词汇,都毫不吝啬地堆砌在这个集市周围,一年了,所有期待似乎都被这一个节日概括。然后,除夕了,初一了,调侃春晚,烦恼相亲,被催生娃,回家的日子想想变成了多吃几顿饭,多喝了几场酒,多吹了几次牛,该有的烦恼并不因为这个节日而有任何减少,这场大集开了场,原来也闹哄哄的,想买的似乎总也没有称心的,不想买的倒是琳琅满目满眼都是。三天新鲜之后,过年和回家,成了一年一年不得不做,却又做来没有想来好的事情。与此雷同的还有一样,就是爱情~(此处省略2万字)
        情感和现实总是一对冤家,难得能坐在一张桌上,和和气气地吃顿饭,过年让这对冤家找到了各自发挥的大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导演要是情商再不够用,非得被这两个家伙指使得拧个天津大麻花,自己苦了不说,还没人买单,只有满场逗你玩儿。
         想想也该感谢一下我的父亲和娘亲大人,倒也没有逼着我过年一定要回家看看,由着我满世界撒欢,免了日久的相看两厌,也免了跟角马渡河一样的长途奔袭,让过年成为我疲惫职场后的一个悠长假期,可以在地中海的风和撒哈拉的沙粒里忘记帝都PM250的污浊空气。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