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最美不过在路上  

2012-04-15 16:46:28|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美其实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从新西兰回来已经好几个月了,有时候,我翻看拍下的照片,会莫名地生出一种恍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经到过那里,呼吸那样的空气,看那样的风景,听树叶婆娑的声音。我会忽然冲动地对G说,我们再去一次吧,然后看着高昂的机票,又把希望放在了不知多远以后的某一年。第一次去一个地方旅行总是容易的,而再去,却需要决心。
      旅行大概就是这样吧,把一些东西固封在心底,偶尔翻出来看一看,摸一摸,笑一下,再细细收好。 我还记得阳光在林间的跃动,海狮冲我龇牙咧嘴,车前天蓝的雾气,灯塔后七色的彩虹,记忆里一切都朦胧又鲜活,像摇曳的水草,缱绻地想留住什么,却永远沉睡在水底,只有光倒映上来,模糊又清晰。忽然很想找一个人聊天,倾诉这个国度的美好,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去诉说,光停在叶上,叶生在枝间,枝岔在树上,树立在蓬生的蕨类里,云流动的瞬间,连呼吸都如此美好。可我,该怎样去描述呢?我忘却了语言。
       眼睛不够用,耳朵里太安静,风的气息似有若无,最后,我只能想起忘记,忘记形体、时间和自己,像这里的一缕风,一枚叶,一声啁啾,一朵雪花,和万物一样,感受阳光、雨水和风吹过指尖的声音,不再是什么主宰,也不再去争论灵魂的重量,放逐自己,像初生的婴儿或无知的少年,所有的快乐,来自于奔跑、呼吸和赤脚踩过的干草地,这是一片原生的土地,最美不过在路上。
      我背起行囊,在密林之间穿梭,日光从树的间隙里透过来,参差的光柱,高高低低地落下来,被各式的植物接住,叶子像一只只小小的饭盂,盛满了,一歪,泼溅出些许。于是,矮些的蕨类张开叶脉,兜住了,抖一抖,从蜷缩到舒展,一簇一簇地绽放开来。它们在这里,生根,发芽,成长,衰亡,轰然倒下,成为菌类的养分,开始生命的轮回,像树木的年轮,一环套着一环,彼此滋养,生生不息。林间的路铺着细碎的石子,踩在脚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偶然有一只过路的小鼠,横穿时停在半道,警惕地瞥我一眼,又匆匆地钻进道旁的树洞。我向照面的路人微笑,听林间的鸟儿唱歌,看野兔蹶着屁股三蹦两跳消失在密林深处。 有时,我会路过干涸的小溪,灰白色的乱石毫无次序地累叠在一起,瘦身严重的溪水从石头底下冒出来,又消失在另一块下头。冰绿色的水,没有鱼,没有虾,触手极凉,G说,他们来自那座远处的雪峰。
      我开车远行,在湖畔山涧穿梭,大片的牧场,金黄色的草卷整整齐齐地码放,羊儿咩咩地叫着,埋头吃草的间歇,忽然听我们飞驰而过,一仰脸,露出惊恐的模样,黑溜着一双眸子,不停地抖动尖尖的小耳朵。母牛倒是一幅淡定泰然的样子,不紧不慢、长长久久、没完没了地咀嚼,两条厚厚的嘴唇好像永远也不会对齐放好。就这样,路在山涧蜿蜒,在平原放射,在丘陵起伏,两山的间隙处,有时是一道峡谷,有时是一条河流,有时铺满金色的草甸。从山顶望下去,绿色的苗,金黄的草,土褐的地,错综的色块整幅整幅地挨在一起,像一幅随意涂抹的油画,充溢着如梵高笔下向日葵般的光泽。峭壁上,山路盘桓,豁然一片大湖,孔雀绿色的湖水,波澜不惊,极目处,淡蓝的天际,金黄的山麓,雪峰连绵,我甚至分不清是天空浸染了湖水,还是湖水倒影了天幕。
    云,在半山腰慵懒成一道轻波,天,舒展成无尽的蔚蓝,山,残留着白色,版画般清晰地勾勒出峰顶峻峭的线条。一种不真实的美好和纯净,在空气里蔓延。
      我坐船出海,峡湾间天高云疏,滑翔机带着艳丽的旗帜从头顶掠过,皮划艇小分队像一群游弋在海面的热带鱼。我在船舷上向他们挥手,大声地喊着加油,他们停下来微笑着回应我,大声喊着谢谢。突出的崖石上,海豹三三两两地晒着太阳,把自己从浓黑色晒成深灰色,有时,他们扭动着香肠一样的身子起来挠个痒痒,吵上一架,咬上两嘴。蓝眼和黄眼的企鹅都早早出海捕鱼去了,只留下一个连着一个的空巢,被海浪弄湿,又被海风吹干,峡湾的尽头是一座白色的灯塔,安静无声地矗立,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它忽然就想起了一个词:地久天长。
     天气好的时候,在沙滩上闲逛,冷不丁会遇见几只睡成肉坨的海狮,全然无视我的各种挑逗,龇牙咧嘴,睡得天崩地裂,又忽然觉得这坨沙子味道不好,愤然起身,扭着胖屁股,挪着肥前腿,施施然从我面前昂首奔过,换到个舒服的去处,继续轰然摊卧成一坨肥肉。细粉般的沙子被风一吹,窸窸窣窣地浮动起来,在脚踝的高度上涌动成一片细浪,浮过破碎的贝壳,枯干的大章鱼,硬化的海藻,一路往山崖边去了。崖下,横亘着一片黑色的礁石,被海水侵蚀成了蜂巢状,凸起处满是紫色的小贝壳,密密匝匝,大片大片,粗看过去,让人有点儿头皮发麻。红嘴的海鸥随着风四处游荡,有时候一个俯冲,有时候在风里玩耍滑翔。除了海浪,我听不见任何声响,甚至脚边的海狮都安静得呼声全无。
      最美不过在路上,新西兰的美其实不在于景点,不在于参观,而在于每一步行走和停驻,那些风景,那些人们,那些生灵,他们在一起,成了一个美丽纯净亲切的新西兰,这里,真好~
 
    先来一张海狮吧,看这睡得夫唱妇随的。老公起来生懒腰,老婆头不抬~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还有这样已经永远沉睡的遗迹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只有海鸥的略过海风的姿态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还有不知名的鸟儿在蹦蹦跳跳地走过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我看着海的样子甚至忘了生而为人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不过在nugget point的冰雹让我造访灯塔的过程有了小小的坎坷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灯塔下的悬崖滩石是海豹们喜欢的海滩浴场,你看,黑色的小肉肠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路在山地起伏,一边是高山,一边是大湖,远处是雪山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即使是夏天,雪山还保留着静静的雪峰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山下就是绿色的牧场,牛羊成群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路在平原放射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有时它看起来像要架起一座矮梯子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有时蜿蜒盘桓,隐约的一道彩虹,可惜没有拍清楚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原谅我,在时速100码的车上,没有滤镜,能拍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这么看来还是一起去瞅瞅已经荒废的一座浮桥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然后在大雨天徒步爬到了一座瀑布面前,看到两只可爱的狗狗,跟主人一起淋的稀里哗啦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安静的时候,乱石下头是冰冷的水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雨天的时候,浪特别大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到达HORUKO湖的时候,大雨滂沱,于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一棵倒塌的罗汉松,静静地卧在湖边的滩涂上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名字叫松树,tataro的叶子却是这样的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天晴的时候,海变成了另一种模样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我们吃了一顿相当丰富的英式早餐,KAKA point的可爱小旅店,和pub里热情的老夫妇,扭着大屁股问我为啥不来杯ale,给我指灭有名字的近道,亲切的好像相处多年的老朋友。要知道,我们可是这座百来人小地方的小旅店里第一对过夜的中国人,哈,如果有谁去了哪里,说不定还能发现我们的留言呢~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在WANAKA的湖边看晚霞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远处的雪峰,美丽安宁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最美不过在路上,新西兰的美其实不在于景点,而在于路上,那些风景,那些人们,那些生物,他们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美丽纯净亲切的新西兰,这里,真好~
    
最美不过在路上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评论这张
 
阅读(634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