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在天堂的行走  

2012-02-08 12:45:05|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行走是一种习惯,有时,行走是一种享受,有时,行走是为了行走。在新西兰,行走不是去参观什么,行走就是行走,在这里,走,是一种幸福。

      离开皇后镇后,我们驻足的地方是最多只有几千人的小镇或者乡村,避开人群,避开银联卡,也避开中国字,行走变成了一种和天地、山林、树木问答的过程。一切都变得简单直接,问一句:好吗?答一声,不错,不动心也不动神,呼吸开始成为修炼,吐纳之间,杂念似乎也融化在了空气里,被绿色带走,被蓝色浸染,被枯黄静静掩埋。

      捧一杯咖啡坐在Kinloch的小木屋前,阳光明媚,身边是一条懒洋洋的大狗,眼前是群山大湖,木质的桌椅已经褪色,却似乎更契合了这里的开阔自然。桌上的马灯结满了蛛网,大概已经很久没有人再用它点亮这里岑寂的黑夜。层林湖滩间只这么一桩老屋,始建于1870年。这里曾经是伐木工人休憩的地方,饭厅的墙壁上至今还装饰着巨大的斧锯和旧式的锄头,开旅店的老爹留着花白的络腮胡,一笑起来满脸的和暖,总是扬着轻快地语调回应着每个问询。两个年轻的英国小伙儿,都叫James,一个阳光一个腼腆,酒保James总是一脸灿烂的笑意,问你今天去哪里徒步或是收获了什么好玩的新闻,迫不及待地跟你分享他的体会,然后悄悄告诉你今天的羊肉非常新鲜。Kayaking James却是一脸的腼腆,耐心地解答你对菜谱的挨个儿询问,然后绅士地倒酒布菜,却不多语。后来混得熟了,他开始告诉我们,他是学音乐的,家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祖先是英国人。话匣一打开,小伙儿的眼睛开始扑闪扑闪得可爱起来。

    在这里的早晨,拉开窗帘,便能看见光线扑簌簌地泻落进来,干净得好像一捧刚涌出的山泉,背起包,带着老爹的问候,有时,我走一段山路,有时,我开车出行,有时,我和Kayaking James 学着在Wakatipu湖上划皮划艇。没有什么需要着急去完成,也没有什么计划需要遵循,时间在这里永远都只住在姜黄色墙壁上的那面摆钟里,不吵不闹,更不会跑出来打扰这里的客人。

     离Kinloch不远是指环王的取景地之一"Paradise" , 这里拍摄了木精灵们居住的丛林,细窄的路,连边的林,各种深浅的绿,黏稠,浓密而纯净,高的乔木,矮的灌木,丛生的蓬草,密密匝匝地交织在一起,经了落雨,绿得愈发干净清澈,我忽然想起了精灵斗篷上那枚小小的别针,碧色的光芒被金色的勾边收敛,浓郁的生命被瞬间凝固进釉封,而如今我知道,那是阳光落在林叶上的真实模样。

     去Paradise的时候天气好得过头,一轮太阳满脸灿烂地悬在瓦蓝瓦蓝的天上,不见一缕云,风热烈地吹着,我沮丧地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在那里看到彩虹了。本地人说,新西兰今年有些缺水,Paradise 的河流基本全都成了浅滩,高山草甸之间只见奔马和牛羊,风过处,干草悉悉索索地推出一浪又一浪,吃草的羊儿遇见路人会好奇地扬起脸,两只乌漆漆的眼睛盯住你看一会儿,然后埋头继续咀嚼草根和树叶。在这里,你能听见自己踩过路面的声响,能看见远山峰顶落雪的痕迹,蜿蜒的河滩勾勒出一片片牧场,我仰起头,阳光落在脸上,我竟然生出梦游般的恍惚和懒散,轻飘飘暖洋洋的,我忽然明白了这里为什么被叫做天堂。

       

       Paradise 有个马场,至今豢养着一匹拍过指环王的老马,浑身的黑,我猜他在电影里应该是黑武士们的坐骑。我倒是更喜欢这一匹,悠游自在,总是吃着栏里的,想着槛外的,被我抱着脑袋摸了半天也不生气。我真是舍不得把自己的脸从它边上挪开啊,马脸果然比我的脸长呢!

      那个叫作天堂的地方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也给我们的坐骑一个背影写真吧,在新西兰三陪了那么久,也不容易,还是个小白脸。
    那个叫作天堂的地方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牧场到处都牛羊,在这里,牛羊好像比人多,个个好奇满满,我变成了笼子里的大熊猫,他们都喜欢瞪着大小眼看我怎么表演各种蹦跳打滚,好作个餐间的开胃小点~
      那个叫作天堂的地方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因为是夏天,雪山都露着肚子晒太阳,几乎看不当什么雪峰,峭立地环绕着一片开阔的绿色牧场,风吹草地现牛羊。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Diamond Lake是进入Paradise途径的大湖,湖畔的枯树上长满了青色的地衣,这里的树,自生自灭,自长自消,从一棵苗到一株树,生命褪色后被细小的菌类寄居,朽坏,塌落,化作尘土,完成生命完整的轮回。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枯草,湖水,安宁如梦。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从Paradise回来,忽然觉得Kinloch的小木屋温暖得好像一个家,有乐呵呵等着我回去舞刀弄叉的老爹,还有可以叽呱半天见闻的James们,想着屋里那张松软的大床,我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懒洋洋的。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这一路我都带着小熊happy,不过基本上它属于床头,车座或者背包内袋,每次把它捞出来放风的时候,我都不断叮嘱,快看快看,happy,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happy的小耳朵动了动,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就你这种帝都人士才这么没见过世面!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这座红房顶的小屋里,有好吃的,有好玩的,有可爱的人,还有逗趣的狗狗,happy好像比我还喜欢这里,虽然每个晚上我都不遗余力地在一堆枕头和毛毯中间把它挤下床~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Kinloch有两只大狗,我到的那一天,其中的一只被淋了个透,却满不在乎地摊在草地上晾晒自己,我离开的那天,另一只大狗在门口趴了好久,说实话,我有点儿想念他们。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还有这只插科打诨的,跟装了弹簧一样往上跳,求拥抱,小嘴真丑,一闻就是吃肉长大的。我摸着它的肋骨想,看来,新西兰的食品真是健康啊,吃肉都不胖,这么琢磨,我又多吃了两盘羊肉。可回来我就后悔了,捏着自己的肥肚腩,想起自己忘了个最重要的事实,我不是狗狗!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在kinloch最美的事情,莫过于在wakatipu湖上泛舟,湖水如蓝,山峦连绵,一只小小的皮划艇,只有我和整个湖山。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傍晚的时候,夕阳落在山峰上,暖色的日光,冷峻的岩石,四周一片岑寂,除了偶尔路过的风,我听不见任何声音,有时,我会觉得自己也不过是一棵树,一株草,或者一枚湖滩上的石子,已经分不清自己和这里的区别。
    在天堂的行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更多图片在这里: http://melodyofcafe.blog.163.com/album/#m=1&aid=234525383&p=1
  评论这张
 
阅读(341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