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月记:写信  

2011-07-27 12:05:01|  分类: 絮絮叨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记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算算,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写东西了,其实还是写的,不过都写给了一个叫做“某”的人。公开的东西写多了,就想写信,想找个人,窃窃私语,落在纸上,一笔一画。其实,我的字并不好看,幼时被逼着练过,但最后还是写起来全无筋骨,顶多能算个齐整。如果是字如其人,我真是不要见人了。于是,每次遇到有人让我留言,除了词穷就是怯字,尤其是跟在那些跟字帖一样的笔画后头,我怎么看自己怎么像个丑丫头。但就是如此,却还是愿意写信,如今没人可写了,就都写给了“某”,等着有一天自己再翻出来,留一脸的黑线。

      写信这毛病,也不知是何时落下的,想想或许是复读的时候吧。那时候没人可以说话,在小小的城市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几个可怜的数字,我因此失掉了朋友,失掉了快乐,生活所有的意义似乎都等待在那短短的几天来决定,于是,我把所有的课余都用来听广播,还记得那时候,我喜欢一个女主播,冷静犀利,理性干练,却做着情感类的节目,常常一盆冷水浇醒一个人。我常常给她写信,说那些小女孩的心思,一朵花,一滴水,一声鸟鸣,所有与考试无关的事情,我都愿意写给她知道,我喜欢听她在节目里读我的信,那是我最期待的时刻,也是那段单调日子的礼物,从那时候起吧,我喜欢上了写信。

    读大学的时候,学校宿舍里居然没有电话,只能到公共电话处排队,抱着电话私语点儿什么都像是在犯罪,身后的那些目光能活生生把一个人钉成一只刺猬。于是,躲进自习室里开始写信。给朋友,给父母,甚至给在QQ上新认识的朋友。每天坐下来便是摊开信纸,一点一滴地记录,认真负责,拧巴矫情地思考人生,然后郑重地把它投进邮箱里,期待着生活委员每天抱回的那一大摞各色杂纸中有自己的一份。总想着,她要是哆啦A梦就好了,每天都可以给我掏出个十封八封的。收到回信的快乐,跟在长袜子里发现圣诞糖果一样欣喜,仔仔细细地读,每一点都不肯遗漏。还记得那时候,一个穷学生为了省那几大毛的邮票钱,甚至发明了各种用胶水或者浆糊塑封的小伎俩,得意洋洋地和朋友在信件中分享。那些八卦,那些刻薄,私下里交换的记忆好像一个挖不完的宝藏。

   再后来,我工作了,每天email来email去,提示框跟雨后的蘑菇一样往外冒,看到邮件两个字,唯一的反应就是工作。敲打着键盘,我的心冷静得冰凉,脑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程式和术语,早已找不出写信的感觉。所有的邮件,我只记得,必须按时处理。而那对于我,早就不是信的温暖和分享。

   还是会习惯性地收集信纸,还是喜欢各种好看的信封,还是喜欢笔尖划过纸张的感觉,还是忍不住想找个人把心事都说与他听,但曾经写信的朋友已经漂洋过海,曾经分享的心情已经变成了MSN上那些长长短短的签名档。只留下我捧着信纸,却不知道该写给谁来读。有时会拎起一个朋友来逼信,可日子越来越忙,回信越来越短,等待越来越长,我们都长大了吧,信,好像也老了。

    再之后,我就把所有的信,都写给了“某”,也不再期待回信或者分享,更多的时候,这像是一份日记,只是用书信做了个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痴迷书写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纸张上的文字,或许天生就是个该进故纸堆的家伙吧,才会在微博泛滥,信息速递的今天,还这么痴迷着“写信”,这么一件老掉牙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