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诗的生死  

2010-10-26 15:38:42|  分类: 忽忽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贵国,要说应该从不缺少诗的胎教,打从识字开始,谁家孩子没有念叨过几句唐诗的?可有趣的是,同样是在贵国,诗人绝对是个稀缺品种,而且不受保护,只有饿死的诗人,没有撑死的财主。在一个物质绝对,价值至上的社会里,诗这种不能当饭吃,当衣穿的东西,基本上属于富贵闲人,政界新贵们的另一种标签。真正信仰诗歌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剩下的也就能每天在心底默念一下,生活在远方,诗歌变成了一种纪念和缅怀,我不知道这是诗歌的悲哀,还是我们的悲哀。甚至在年轻的岁月里,都没有诗歌和音乐的蓬勃。

      诗这种东西,跟音乐一样,属于情感的突如其来,不知所以,不吐不快,说白了就是有气要撒,不管是勇气,怨气,怒气,还是荷尔蒙的浓郁气息,诗之所在贵国的唐代有个鼎盛,就是那时候的气比较足,张扬而又华丽,不像后来,脾虚肾亏的,气数怎么看怎么别扭,别人没怎么着,自己总是先要三纲五常,低眉敛目,收敛到最后也就没有什么好诗了。诗如果断了气就跟炸油饼放过了头一样,严重缺乏撕咬咀嚼的快感。诗,永远是属于年轻的东西,要龇牙咧嘴,要一声长叹,要为赋新词强说愁,所以,年少气盛的时候最爱写诗,不管是歪的还是正的,谁年少的时候没有在自己的小本上或是给女生的情书上唧唧歪歪过那么两句呢?拧巴加年少,基本就等于诗了。

     诗最怕的是理智和圆滑,所以,当我们渐渐年长,懂得世故懂得分寸,懂得进退的时候,诗就没了,不管是正的还是歪的,那些顿挫的句子好像怎么写都像挤牙膏,扭捏成一堆辞藻的拼图,诗歌死了,因为我们长大了,成熟了。诗最可恶的就是跟哲学和政治挂钩,所有跟这些沾边的诗歌,读起来都像是教科书或者拉横幅,没有了诗歌的趣味。宋代开创的以诗说理,让诗死的很难看,即使是词,到了过度阳刚的“大”境界的时候,也就离完蛋不远了。至于,各位举旗人士写的那些押韵的句子,一旦跟口号搞在一起,基本也就变了味,平仄或许都对,就是味道不对,诗成了空架子,用用而已。

      诗其实是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即使是写诗的人自己,在多少年后读那些当年的句子,也未必能句句明白当时的情感和心境,诗的美就在于似懂非懂,在于韵律顿挫,在与每个人的不同。不过,搞笑的是,韵律的顿挫在现代诗的环节经常被搞成押韵和回车,是不是一首好诗固然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但是不是一首糟糕的诗,大概读点儿书的人都能说出个感觉,写的读不懂已经不是境界了,境界是写的你都懂,但就是不明白这也叫诗?诗歌在这个时代的隐秘和消亡是一个悲哀,但更悲哀的是,这个时代的诗歌标准变得空前绝后。

      诗人有许多的悲哀,比如敏感,纠结,异于常人的视角,这使得诗人常常很难在一个现实的社会里完好的生存,当然,也有泰戈尔这样的达人,把诗句最后变成了箴言,写《流萤集》时的他在我看来,写的已经不是诗了,他完成了一个转型,从一个诗人到一个作家。那些新月集中的句子,需要另一个灵魂来执起。

     诗的生死本来应该是随着人的经历而演绎的,但在贵国,诗歌的生死已经不是个人的事情了,我们只能说,生活在远方,诗歌在过去ing……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