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幸福不过一碗汤  

2010-02-05 15:09:38|  分类: 吃吃喝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喝汤,每每久病过后,想念的都是一碗浓浓醇醇的汤。幼时家中的每餐都必有汤羹,随着季节的变换,母亲的汤总是变换着食材。冬天是萝卜排骨汤,党参老鸡汤,夏天是鲫鱼奶汤,有时是蛋丝莼菜,有时是什锦杂蔬,每年春节,一碗汤里更是内容丰富,小巧金黄的蛋饺,滚实弹牙的鱼丸,晶莹剔透的粉丝,还有肥厚的木耳,满满当当的盛了一大碗,热腾腾的在高汤里你压我,我挤你,仿佛一场热热闹闹的盛会,捧在手里都那么的喜庆开心。

     我自幼身体就不十分健壮,常常肯病。每每胃口不好,饭食无味,母亲就会从厨房给我一碗碗地盛汤。母亲说,这汤里什么食材都炖进去了,有营养,也好吸收,喝着也容易。我就乖乖地把一碗喝下去,看着母亲满意地点点头,算是完成了任务。出来读书,到食堂吃饭第一个不习惯的就是汤,无论寒暑春秋,永远是大铁桶里那么清澈见底的一大罐,师傅掌勺一捞,运气好的能多点儿菜叶,运气不好的就基本等于喝煮菜水。我习惯了母亲的汤,又是每餐都要喝,此时只能拧着眉头往下灌,聊胜于无罢了。日子久了,倒也习惯了,没汤也能西里呼噜地吃完一顿。只是每每放假回家闻到母亲煲汤的香味,还是会生出一种温暖的包裹。

    再后来,我毕业,工作,忙忙碌碌地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间奔波,加起班来,吃上一顿满意的晚饭都成了奢侈,外卖号码是越知道越多,但就算每天变换还是会觉得胃口全无。我忽然那样想念母亲煲的那一碗汤。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博客上发现了一家售卖汤材的网店,干净朴素,老板人好,不厌其烦地解答所有琐碎的疑问。寄来的材料都细细的分好,一小包一小包的,还附上了煲煮的方式,很是精心。从那一天起,我开始自己煲汤。

    煲汤其实是简单又琐碎的事情,每样食材都要细细的处理好,鱼胶要事先焗熟,瑶柱要预先发好,若是遇到猪腰之类内脏的还要仔细处理。各种食材都要事先洗净,微微浸泡,该飞水的飞水,该去沙的去沙,易碎的还要用纱布袋装好,余下的事情就是放进砂锅里,武火过后文火煲煮了。不同的食材会带来不同的味道,广式靓汤里喜欢放蜜枣,这样汤水在浓厚中透出一份鲜甜,很是适口。江浙一带的汤水大都是蔬菜、菌类和肉类,我尤其喜欢用猴头菇、蟹味菇煲老母鸡,好喝的我每次都呼呼几大碗。自从我开始煲汤,G的乐趣之一就变成了问我今天要喝什么汤。我也乐得看他一边喝汤一边满足得直点头的可爱模样。这时候,我才明白母亲当年的心情,其实,幸福不过一碗汤。

      当年母亲为我煲汤,如今我自己煲汤,有时我还会给母亲寄去网购的汤材,跟母亲商量如何煲煮得更加美味。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而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端着汤碗等着喝汤的小丫头了,突然觉得心底涩涩的,什么时候能把母亲接来这座城市让她也踏踏实实地喝一碗我煲的汤呢?

          其实,幸福不过一碗汤。

  评论这张
 
阅读(184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