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北京的冬天  

2009-12-23 17:24:27|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的冬天 - May - 我们去寻一盏灯

    北京的四季中,我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但觉得最有趣的季节是冬天。北京的冬天属于无常的脸孔,一会儿黑一会儿白,换来换去的,全看它自己高兴不高兴。比如今天,整个城市都是灰蒙蒙的,但昨天的天气就特别好,天蓝得跟假的一样,太阳明晃晃的无比矫情地灿烂着,虽然一点儿都不温暖。听说,平安夜上帝不高兴,因为哥本哈根玩砸了,所以,那天要刮大风,上帝估计是读过雷锋同学的日记:“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

    北京的春天是我最无奈的季节,动不动就来一阵狂风,吹的你比纸鸢都轻盈,就是怎么走都不对劲。到家一看头发都像稻草人一样条缕清晰。北京冬天的风要少一些,再加上还能下场雪,我一般也就原谅了他的乖戾脾气。再往北的孩子一般都瞧不上北京的雪。一般跟他们说起的时候,都一个个从鼻子里发出一种轻蔑的声音,然后说,那也叫雪?好吧,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但我还是喜欢,每次下雪都兴奋得不行。因为在山温水软的南方,雪这种固体还是很稀奇的。要不是那场雪灾,我会对它的可爱更有感情。

    南方的雪是温润的,大朵大朵的粘在一起,大概因为湿度高,落下的时候稍一用力都成了冰,不像北京,干的要命,下雪都跟撒盐一样,基本是一粒一粒的,风一吹都闪了,根本没法挂出长长的造型还依依不舍地抓着房檐不肯放松。

      想起我初来北京的时候,看到冬储大白菜觉得特别有趣,蹲在让人家摊位边上琢磨了半天,“白菜”、“白菜”怎么能这么绿呢?我家那边的白菜都跟娃娃菜似的,基本是淡淡的黄白。然后看见那么粗的大葱,更加惊奇,就这么干放着,跟站岗似的,挨着墙根一溜,风吹雪落的,也不怕坏了,粗放式实在是很有趣。那时候我看什么都新鲜,那时候,我最不喜欢的菜就是葱爆羊肉,因为把我最不爱吃的两样放在了一起。

    还记得读书的时候,冬天从澡堂出来回宿舍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头发都是湿的,到了宿舍,冻成了一根根冰瘤,拨起来还叮叮咚咚地响,跟风铃似的,我就来回来去的摇头晃脑,跟吃了摇头丸一样穷开心。想想还是那时候身体好啊,这么折腾都不感冒,要现在我这天天加班加的都亚健康了,肯定不知道选择猪、牛、羊,哪种流感来交代自己了。

    北京的冬天每次都让我爱恨交加,不过倒是来了这里以后再也没有生过冻疮,算是我最大的收获,非常高兴。但我也学会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名词:保湿!这里实在是太干了,想想那远郊区县,基本上有一点儿水就拥有一个特别磅礴的名字:湖、潭、峡,走进一看,就是个小池塘,你可别说这是忽悠人。水在北京就是这么珍贵,所以人家觉得只能用这样的名词才对得起这么“多”的水。那天走过一条沟,抬眼一看旁边的小区写着广告词“亲水大宅”,啧啧,真是稀奇。

    这里是北京,一座城的冬天,有时天晴有时风,但干涩是永恒的主题,偶尔也会下下雪,不过有人也说那种固体根本就是个幌子,骗骗人滴。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