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独爱一枝簪  

2009-12-13 23:16:56|  分类: 小玩意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淘宝上订的货终于送到了,两只木簪,一支桃木,一支绿檀。桃木的那支有个美丽的名字,唤作异凤,曲线流畅,摩挲起来柔润可人。绿檀的握在掌中,凑近了闻,有缕细细的幽香,似有若无的,一不留神便不见了踪迹。我爱这般的感觉,欢欢喜喜地放下了长发,对着镜,梳开了,又细细地挽起来,插上了新买的簪。

    自幼便喜欢这样的饰物,没来由地每次看见了,便爱不释手。木簪,小小的一支,简单朴素,树的纹理,一丝一缕地如勾画一般,握在手中,安静而温润。桃木是略深的咖色,泛着微微的黄,好似古旧了一般。异凤的形态是连簪抦都流着美丽的弧度,镂空处灵巧却踏实,如一抹流云滑过,被风不经意地扯出了几个空隙来。绿檀是淡淡的褐,渗出厚厚的灰绿,仿佛雨后出了苔藓的树根,安静得还能想起淅沥的雨音来。店家说,绿檀是有灵气的簪子,摩挲的时日久了会色泽渐变,越发古朴,我执着这一支细细的看,隐约的雕琢痕迹,比桃木的那支轻灵许多,插在发间,愈发的清秀了。
    
    少时爱簪,悄悄摘了泼水花的花蕾,剥下种子,比划在发上,想象诗句中“云鬓花颜金步摇”的婀娜,渐渐痴了,竟以为自己真是那“云想衣裳花想容”的美人。年长后,一次去天津,在古董街里瞎逛,暮地看到橱窗里的一柄玉簪,青碧如水,斑驳出些许暗黄的岁月痕迹,样式朴素极了,却让我心动怦然。只是,逡巡了半晌,最后还是咬着牙离开了,或许,簪也讲究缘分吧。
   
     一年生日,要好的朋友送了一枝颇为可爱的发簪,苹果绿的簪柄,簪头是一只欲飞的蝶,可惜戴了没几日,居然就丢了。心疼的哭了一场,才知道遗簪并非每每都如诗里读来的那么浪漫。再后来,便开始自己搜罗。只是心底还是更重简单朴素的材质,或是玉石,或是木,却并不喜欢那些闪烁的镶钻或是镀金,顶多在彝族的店铺里搜了一枝旧银簪。还记得买下的次日,我便编了发辫,悄悄插好簪子,出门漫无目的地一边闲逛,一边悄悄打量四周路人的反应,仿佛完成了一个藏了许久的梦,或是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我仰着脸孔,满心都是窃喜。

        喜欢挽起发,插上簪,如民国的女子般低眉看日光一步步落进门来,似乎是把所有的心事也一一收拢、挽起,喜欢拔下簪,一瞬间长发泄落,似乎松脱了束缚,心隐隐欲飞。一枝小小的簪,说得全是故事。

      如今,喜欢在静夜的时分,梳好发,插上簪,对着镜子发发痴劲。白日里,职业的装束,似是难以将如此的一抹异色留在发间。 只是,在所有的发饰中,满心里依旧独爱簪一枝,因为,它真的很美…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