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去寻一盏灯

一颗太阳味道的 棒棒糖

 
 
 

日志

 
 

所谓“尘世莲花”  

2009-11-03 16:54:36|  分类: 忽忽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旧作,但不知是什么缘故,似乎这样的人越来越盛行了……

安妮宝贝是我以前一直不屑的一位作家,其实并没有好好读过她的什么文字,只是模糊地在一些读过的破碎片断里不喜欢那种清冷而又自怜的暧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读到了她的《莲花》,那时的我怀着与书中人物内河同样的痛楚,在掀开书本的那一页上赫然写着:“她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就是在那一刻,我开始决定阅读这个我曾经轻视的写字人。

   于是,在一个街边的小饭馆里,我独自在油腻的餐桌上看完了整本《莲花》,没落的暧昧承载着死亡的寒意,在朝圣的路途中,有一种诡异的纯洁光芒。我在共鸣的地方,用笔细细地写上批注,善生这样的男子,或许在尘世间曾经有支影相逢,而庆昭这般的女子大概也延续了我在心底对自由和冒险的渴望。单从一本书里,永远不可能读懂一个作者,而我在这里看到的清冽和寒冷让我竟然莫名地感到舒适和服帖。从那本书开始,我开始关注这个叫做安妮宝贝的女人。

   《素年锦时》,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到的关于她的新书,最初吸引我的是那些关于江浙人家生活的写照,那里面有我熟悉的植物,饭食,房屋和天气,在漫天的雾霾和干涩的空气里读着那些,或许可以算作是冬天里给自己的些许安慰吧。然而读着,读着,便把心思分散了开来,这本书籍的主体似乎是一个叫做《月棠记》的故事,同样的女子,同样的男子,同样的等待与自怜,不同的或许只是这故事最终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安妮宝贝写就的女子总是在看似淡泊的外表下藏着小兽般随性心思的女人,而故事的另一半必是个低调的高贵与谦和的男子。那时她想象的自己,也是她想象的伴侣,但同样的故事读得多了难免有些倦怠,也难免会让我开始着墨作者的心思。

   安妮宝贝喜欢宣扬她的朴素和平淡,喜欢棉织而又民族的衣衫,潦草的头发,以一种苦行僧般的小兽姿态去亲近生活和自然,然后嘲笑和鄙薄精致的生活。然而,她喜欢的男子总是在高档的社区里生活,有着优渥的日子,生就一种贵族的低调,即使是相聚的场所也必是要在不经意间将什物的价值张现出来,告诉每一个读者,她们价值不菲,但看来普通。细细想来,这每一个故事其实不过是另一个版本的王子和灰姑娘,只是灰姑娘不再是温柔贤惠的淑女,她变作了随性而又冒险的孩子。她总是喜欢使用那些纯净的色泽,却又要求用艳丽的装饰来突出,仿佛不停地告诉人们,她有两个自我,一个安宁静默,一个冒险张扬,她不可捉摸,你永远无法猜透。然而,她的冒险并不足够精彩,她的安宁充满自恋的意味。一眼看透后,所有的故事都显得苍白而乏味。

    安妮宝贝的文字,充满矛盾,自我的欣赏。然而,我不知道她是否懂得,自然并不仅仅存在于芊莽山野,也不一定只能寻踪于雪域高原,并非所有精致的生活便是虚伪的代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权利过自己认为舒适的日子。而对于淡泊的理解,也不一定要时时表现在安静和思索上。安妮宝贝总是批判着这个社会的浮躁和虚无,但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其实也陷入了这种浮躁和虚无。或许,宽容和理解才是真正可以让心安宁的根本,若是真正的淡泊平和,又何必在意吃穿用度的价值,若是真正可以静好安宁,又何必非得安排这样一个身价不菲的男子?不过是生活,在都市的森林里,一花一草同样可以视作自然,不过是淡泊,粗茶淡饭同样可以平和喜乐,安妮宝贝不知道是否懂得,大隐于市的道理。还是她一定要宣扬,这就是她的渴望。

    世界并不喧闹,喧闹的是我们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